请记住【笔趣阁 m.biqugeso.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nbsp;   “半岛是传统的欧式酒店,阿诺特先生,希望你能住的舒心。”春节后吴世邦频繁到西欧出差,曾经拜会过伯纳德?阿诺特,算的上是熟人。

    “可不是吗,我在这里体验到了宾至如归,我每天都到一楼的吉地士餐厅吃饭,法国菜做的很正宗。”伯纳德?阿诺特笑道:

    “当然我也品尝了中餐,还喝了中式白酒,真是一种与众不同的奇特享受。”

    白酒是陈维云请他喝的,辣的他掉眼泪,其实滋味不怎么爽,但该有的称赞他不会忘,

    “吴,你上个月还在巴黎出差,应该了解lvmh集团的激烈内战,路易威登董事长亨利.雷达米尔与酩悦轩尼诗的董事长阿兰.舍瓦利耶为了争夺控制权,都在拉拢新的注资人,以便扩大他们各自的股份,收购战很快会打响,假如我不能参与这场战局,那么我将永远与这间集团擦身而过。”

    “我明白你的急迫心情,但你所需的资金过于庞大,作为朋友,陈先生愿意帮助你,他多次向我提到这一点,可他不能不考虑风险。”吴世邦就是在扯皮,

    “在这场内战里,你的优势并不明显,假如陈先生把资金借给你,结果你在竞争中失败,损失将会不可估算,而你只向陈先生描绘了收购成功后的盈利,却没有考虑收购失败的退场止损,这是陈先生犹豫的原因。”

    “陈先生的担忧我完全可以理解!”伯纳德?阿诺特立刻减弱语调,主要是底气不足。

    原时空他是通过‘左右翻脸’的方式窃取了lvmh集团,先毕恭毕敬投靠路易威登的亨利.雷达米尔,收购战发起后马上翻脸不认人,又与酩悦轩尼诗阿兰.舍瓦利耶结盟,拉一个打一个,最终把两大巨头同时搞跨,他坐收渔翁之利,所以他能收购lvmh集团成功存在极大的偶然性。

    这个‘偶然’需要资金作支撑,他要趁着两大巨头相争之时增持lvmh集团的股票,如果他说服不了陈维云,他必然会失败,

    “我其实对陈先生讲过,假如失败的话,我愿意拿迪奥集团的盈利作为止损的途径,但他当时只给了我一个微笑,吴,这是什么意思?”

    “看来你一点不了解陈先生,他的头脑里……”吴世邦指指自己额头,

    “根本没有‘失败’这个词语,他创业至今五年间,所做的任何一次投资都大获成功,假如他认为会失败,那么他绝对不会去做!”

    “但他没有直接拒绝我,这是不是说明他有帮助我取胜的绝对把握?”伯纳德?阿诺特反应很快,

    “吴,我愿意接受陈先生的帮助,并给他的‘帮助’开出我力所能及的优厚回报!甚至是陈先生想成为lvmh集团的股东,我也愿意考虑。”

    “股东?”吴世邦叹了一口气,

    “阿诺特先生,请恕我直言,你们法国人太骄傲,我在巴黎出差的时候看到一则电视新闻,酩悦轩尼诗的董事长阿兰.舍瓦利耶像是一头暴怒的老狮子,口口声声‘身为法兰西波旁王朝的贵族后裔,我绝不容忍装箱工人的后代与我平起平坐!暴发户们也没有资格掌管拥有纯正贵族血统的伟大品牌!’

    你确定你能说服lvmh集团的贵族老爷们,允许东方人进入他们的董事会?”

    吴世邦所指是法国人的排外,自从lvmh集团的内斗爆发后,全欧的财团都被惊动,都想入股进去成为董事,结果两大董事长斗归斗,但他们都有原则,新的注资人必须是法国人,连英国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本港风情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凋零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凋零树并收藏本港风情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