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笔趣阁 m.biqugeso.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他们两个人的矛盾一深,以后想父王接纳她岂不是更难了?

  “不让我去也行,以后你就别想见我了……”

  苏沫沫不等他回答,已经迈开大步往前走着,同时还吩咐苏凌玉,“你要是接到师父了,就把辰王府的事情跟他说一声,有什么事情我等我回来再商量……”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赫连隶自然是不敢让苏沫沫留下了。不过有一点他倒是觉得很好奇,疯婆子跟那个女人情同姐妹不错,可是看起来她身边的人都很关心那个女人……

  难道那个女人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吗?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那个女人从小就在深闺里待着,而苏沫沫他们一行人很明显就是江湖中人,两者之间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关联才对……

  到了辰王府,一下马,苏沫沫就迫不及待的说道:“赫连隶,今天你非得安排我见辰王一面……”

  “这,恐怕不行吧,你又不是不知道,父王根本就不想你待在我身边,宁愿给你三十万银子,都不想你留在辰王府……”

  赫连隶知道苏沫沫的性子烈,那个女人被关进大理寺的事情她已经算到了父王的头上了,如果让她去见父王,准不会有什么好话,于事无补不说,说不定还会惹出什么大祸来……

  那双明眸冷冷的一挑,唇边划过一抹肆意的冷笑,“姑奶奶有能耐让你的父王拿三十万来赶我走,就有能耐让他那三十万再请我回来……”

  “你……”赫连隶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的自信。

  “你什么你,照着姑奶奶说的做就好了,你们辰王府里的事情说不定还要靠姑奶奶帮着解决呢。”

  在赫连隶看来,苏沫沫就是蛤蟆打呵欠——口气不小。

  不过她决定的事情,他又改变不了,只得无奈的说道:“你见着父王的时候,说话的态度好一些,就当给我个面子行吧?”

  “行啦,我知道爱屋及乌是什么意思,你放心好了,这一次你的父王绝对不会为难我的……”

  苏沫沫看见赫连隶一脸担心的样子,有些心疼了,所以声音放柔了很多。

  苏沫沫其实是明白他的,他就是不想她和他的父王将关系闹的太僵,因为由始至终,他都没有想过和她分开过。

  像他这种世家子弟,家庭的荣誉始终都看的比较重,他希望自己所喜欢的女人也会被自己的家庭所接受……

  可是他并不知道苏沫沫一直都没有担心过辰王府会不接纳她,有事情,往往是到了紧要关头反而能够迎刃而解了。

  进了王府之后,赫连隶才知道父王一大早就进宫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想必是去了大理寺衙门了。

  他就带着苏沫沫直接去了太子居住的别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昨天太子是随着他们一起入宫的,那个女人为什么会杀死户部尚书,想必太子是十分清楚了。

  进去的时候,太子正在书房里练字,可是地上到处都丢着被揉碎的宣纸……

  这个时候赫连德怎么还会静得下心来练字?他练字本来就是为了平复内心的烦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启禀王爷:王妃,又盗墓啦! 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自由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自由凤并收藏启禀王爷:王妃,又盗墓啦!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