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笔趣阁 m.biqugeso.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不等咕噜反应过来,“啪——”又是狠狠一下,小女孩哭得嗓子都快哑了,却不敢求饶。https://www.xbikuge.com

  咕噜楞楞地看着那手持戒尺的男子。这白衣男子正是莫霜寒。他瘦得有些脱相了,若不是那浅淡的眉毛和眼角的泪痣,咕噜都没认出来他。

  莫霜寒的眼睛红着,似是强行憋着眼泪,又有些愤怒。

  “霜寒!够了够了!”突然白桦从院子外头进来,赶紧把莫霜寒抓到一边去,“慕楚还不到四岁,你力道那么大,她哪里承受得住?!”

  可不是,慕楚那肉乎乎的手心,已经乌青了,虽不伤及皮肤,却也接近废了……

  “她是不到四岁,可她的命是三条命换来的!”莫霜寒此刻怒气无处发泄,便冲着白桦大吼。

  白桦眼神里满是难过,却还是轻柔地拿下他手中的戒尺,过去抱住他。莫霜寒终于绷不住,哭了出来,半句话也没有,哭得撕心裂肺。

  过了良久,只见慕楚还是直直地跪在那里,手也没动,一边抽泣着说:“对不起爹爹……慕楚以后不会再胡闹了……”

  莫霜寒哭得收不住,放开白桦出了院子。白桦回头看了他一眼,有些担心,却还是先将她抱起来,放在腿上。

  “慕楚膝盖疼吗?”白桦撩起她的裤腿,只见她两个膝盖都紫了,“……”免不得心疼,从百宝袋中拿了一个白色的小瓶出来,给她的手和膝盖敷上药粉,又喂她吃了一粒紫金色的药丸。“慕楚,你莫爹爹对你确实严厉了,但你不要怪他……他只是……”

  慕楚还在流着眼泪,却哽咽着说:“慕楚晓得,莫爹爹是气我不上进……慕楚以后不会了……”

  “慕楚乖……今日先不练了,爹爹抱你回去房间里看书吧。”白桦抱起她,进了房间里将她放在椅子上,给她拿了本书,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我先去找你莫爹爹,你先好好看书好吗?”

  慕楚点了点头,也不再哭了,待白桦出去了,才挪了挪身子,费力地翻了翻书,大声地读,只是那声音很是颤抖……

  咕噜挂在窗户上,刚想窜到小慕楚身旁去,忽然面前又是一黑,又被吸进了慕楚意识的漩涡里……咕噜又一次被甩了出来,挂在了树枝上。

  “喂,他们打你,你不还手吗。”这声音很是稚嫩,可咕噜熟悉,虽然有些奶声奶气的,却像是慕楚的真声……循声而去,只见到地上坐着一个浓眉大眼的男孩,脸上一块青一块紫,嘴角都破了,衣服上全是灰,小慕楚蹲在一旁,漂亮的眼睛装着不满的情绪,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看到那坐在地上很是狼狈的孩子,咕噜不自禁地往前挪动,想看清这小孩儿的面容……

  “我打不过他们……”那小男孩儿哭丧着脸,“他们人多。”

  小慕楚抿紧了嘴唇,眼睛水汪汪的。就那样二人僵持了半晌,小慕楚才伸手拉小男孩起来,极其坚定说道:“从今以后你跟我混,没人敢再动你。”然后俯身帮小男孩拍去身上的灰,拍干净了才站定。小男孩看着她,憋回了眼泪,吸了吸鼻子,很是委屈地看小慕楚,“我叫冰熙,你叫什么名字……”

  “慕楚。”小慕楚站起来和男孩一般高,但小慕楚的气质更像个男孩儿,倒是小冰熙像是个小姑娘……

  咕噜远远地看着,上下打量着小冰熙,想再近些,忽然又跌入了黑暗里……

  ……

  药谷内,有一处禁地在药谷深处,有莫霜寒设下的禁制,咕噜从前虽好奇却也闯不进去。它只见过那外头有一潭碧绿的湖水,此刻更深处的地方,咕噜在慕楚的梦境中见到了……

  那茂密的树木后,有一帘瀑布,瀑布后头是一个洞穴。但里头其实没有什么稀奇的东西。只有一张桌子,一个牌位,一件檀色的衣裳,一盘果子和一盘糕点。

  莫霜寒与白桦站在一起,神情都很是悲伤,白桦摸了摸小慕楚的脑袋。“好不容易从叶城取回了你母亲的一件旧衣,往后有空便都来看看吧。”

  这洞中没有放一张垫子,慕楚缓缓地跪到地上,实实地对着牌位磕了三个头,这第三下磕到地上后,她没起来,肩膀抖得厉害。

  白桦与莫霜寒见小慕楚这样,更是难过,白桦甚至干脆捂着脸背过身出了洞穴,见状,莫霜寒连忙追了出去,慕楚的额头却一直贴着地,好久,终于哭出了声……

  咕噜是被拍门声引出梦境的。抬起脑袋,看头顶的结界,越来越淡了,赶紧用力摇晃沉睡中的慕楚。“主人!有人!”

  “……”慕楚忽然惊醒,一凝神,也听到了拍门声,连忙低下头……“还好我锁了门。”说着,从百宝袋中取出药,吞下,胡乱套了衣服,束了头发,咕噜又识趣地自己钻进了百宝袋里去了。

  慕楚一拉开门“……”与门外的人四目相对,两人都难免有些尴尬。

  “冰医师,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闻人拓见冰慕楚衣衫有些凌乱,又想到闻人铭昨日仿佛是安排了婢女给她使唤……加之闻人拓见过慕楚与轻舞闺房调笑,更是难免多想。

  慕楚的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章 章节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