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笔趣阁 m.biqugeso.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邙城万花楼,恐怕是男子们最向往的所在了。https://www.xbikuge.com烟花楼中的女子,个个都是貌美如花,身材窈窕,肌肤白皙吹弹可破。其中有的能歌善舞,声音如黄莺出谷;有的气质温柔优雅,楚楚可人;有的妩媚迷人,眉眼间尽是风情……

  万花楼的头牌轻舞,便是最妩媚妖娆的,一年前舞了一曲《月下美人》,引来邙城中富家子弟的垂涎,其中包括闻人氏旁系的一位纨绔公子闻人拓。

  只是一年前,轻舞刚红起来,便跟了一位金主,每月几块金砖在万花楼压着,轻舞除去偶尔在房中伺候这位金主,便只在院里快活,与姑娘们打打牌,逗逗趣儿,万花楼的老鸨凝梅香也以金主不好招惹为由推拒了任何想与轻舞共度鱼水之欢的来客,闻人氏那位公子也不例外。起初无人见过那位金主,甚至以为那是杜撰来的,一日,闻人氏的那位公子闻人拓因想得到轻舞,又不信这金主的存在,便不顾凝梅香的阻拦,上了楼,此时楼下的男子不少都盯着那间屋子,仿佛是想看看热闹。闻人拓只想着闯入轻舞的闺房,什么也没顾上,便一把推开了门。“轻舞姑娘!”

  “……”房中原本充斥着调笑声,闻人拓一推门进来,只见软席上,轻舞侧躺在一白衣少年怀中,双手挂在少年脖子上,衣服滑下来一半,酥胸半露。一见到闻人拓闯了进来,轻舞脸上笑容全消失了,有些惶恐,连忙将衣服拉了上去。

  那少年抬起头冷冷地看着闻人拓,开口,嗓音极富磁性“闻人公子竟还有这等癖好。”

  闻人拓也僵在原地,看着面前这眉目清秀的少年眼中似有怒气,起身,整理了一番有些凌乱的衣裳。

  这少年与闻人拓一般高,看起来瘦弱了不少,可气质却很是不凡。闻人拓那时刚过二十,灵阶有天师七阶,虽不算高,却也比凡夫俗子优越的多。然而,这少年步步走向他时,他竟然被少年的灵力压制到直接跪了下去。

  “闻人公子怎么了,是不是体虚站不稳?”少年语气温和,可眸子满是杀气。

  凝梅香跟上楼来,有些无奈地看了少年一眼,少年便摆了摆手,说道“闻人公子还是赶快走吧,趁我还不想动手。”

  闻人拓走时,连滚带爬,楼下的人见了,对轻舞的金主更是忌惮,便再也没有人敢去招惹轻舞了。

  虽然那位金主总也不来,轻舞却说落得清闲自在。

  这日,轻舞正与来月事的两个姑娘在后院内打牌,吃葡萄,嗑着瓜子。大约是傍晚,侍女筱晴跑过来,激动地冲她说“轻舞姑娘!冰公子来了!”

  “咳咳……你说谁来了?”轻舞咳了两声,放下瓜子壳,激动地说,“公子来了?!”

  “正是!在房中等您呢!”筱晴说完,轻舞连忙从凳子上跳起来,提起裙子便上了楼去。

  原本正在同轻舞打牌的几个姑娘,看少了个人,也不再继续,拉着筱晴坐下便八卦起来。

  两位姑娘中最是小家碧玉的若婷眨着大眼睛,问道“你见到那轻舞的金主公子了?”

  “自然是见到了!”筱晴点头。

  身材婀娜曼妙的若灵又抓着她问“那公子模样如何?这等一掷千金,怕不是个……”

  “冰公子生得可好看了!”筱晴连忙反驳道,“冰公子可是我见过最俊俏的男子了!”

  “比闻人铭公子如何?”若婷见过最令她心动不已的男子,便是闻人铭。闻人铭是闻人氏旁系的这一辈中,修为最高的。众人虽不知道他的修为高到了什么境界,却听说他在闻人氏深受器重。先前闻人铭来邙城,许多人簇拥着,若婷只在窗边远远地瞧了一眼,便觉得惊为天人。

  可筱晴白了一眼若婷,说道“你若见过冰公子,还能瞧得上闻人公子?”

  “那轻舞最是小气,我们倒是想见,也见不着呀。”若灵说着,叹了口气,吃了颗葡萄,“就怪我自己不争气,当初没做上头牌,没这个福气哦……”

  ——

  轻舞急匆匆提着裙子跑上楼,一推开门,便见那眉目清秀的少年侧立在窗边,皱着眉头看着远处,忽然听到声响侧过身来,看见是她,目光柔和了下来。“轻舞……”

  轻舞的眼泪忽然就抑制不住地往下掉,冲上前去扑到前面怀里,笑着说“慕楚!你终于来了!”

  “是啊,来了。”慕楚拍了拍轻舞的背,“你这是哭还是笑啊!”

  轻舞松开她,抹了把眼泪,才又笑着说“我这是喜极而泣!”慕楚笑她,又过去将门关上,本来在桌上啃果子的咕噜又吐了个泡泡,给这个房间设下了结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章 章节目录 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