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笔趣阁 m.biqugeso.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请微信搜索 “看书神站” 防丢失,点关注 不迷路!

  苏木君玩味的欣赏着谢秋陌黑沉沉的脸色,随即便见那原本耸拉着脑袋一副很惋惜的模样的小丫头,寻着声音朝身旁的苏木旭看了过来,紧接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闪闪发亮起来,语不惊人死不休蹦出一句。https://www.zuox.net 首发哦亲

  “你笑起来好温暖呀~等我成年后做我的夫婿好不好?”

  苏木旭脸上璀璨的笑容顿时一僵,如星辰般明亮的猫眼闪过一抹诧异后,恢复一片平静,稚嫩俊逸的脸上气息安然却浅淡,缓缓的吐出两个字眼。

  “不好。”

  温煦柔软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的同时,却不能忽视其中夹杂的疏离之意。

  哪怕眼前的少年看起来稚嫩温暖又祥和安逸,如此的无害让人喜爱亲近,却似有一抹无形的气息隔离着世人的脚步。

  让人只能远远的遥望着,不能再进一步,否则触碰到的就是无形的阻隔。

  这样的苏木旭让原本满眼光芒的谢筱画微微怔愣,显然她小小的脑袋里也没想到那个一眼就让人极想亲近,满身透着安宁祥和之气的美丽少年,会有如此疏离拒人于千里的一面。

  谢秋陌微微挑眉,狭长的眼眸轻佻狂放的落在苏木旭身上,第一次将这个让人只觉无害的安逸少年看进了眼。

  突然无法将刚才那个无条件信任满脸璀璨怡然笑意的少年,与眼前神色淡淡仍旧安逸祥和,却疏离排外的少年融合在一起。

  “你这弟弟倒是跟你一样有个性~”

  低魅的笑语轻佻肆意,带着几分玩味戏谑。

  对于苏木旭的反应,苏木君也是有些出乎意料的。

  或许是因为苏木旭很少接触外人,在府里但凡在她面前,都是一副笑容璀璨又安逸的模样,让苏木君误以为苏木旭对任何人都是如此,却不想他骨子里对外的人事物会如此淡漠疏离。

  不过想到苏木旭从小就比同龄人成熟,又因为身体不好很少接触外人,会养成这样的性子也不足为奇。

  苏木君不甚在意的笑道:“这样挺好~”

  身边的苏木旭听言,脸上浅淡的神色再次溢满一抹暖柔璀璨的笑容。

  那双明亮如星辰的眼眸望向自家的阿姐,带着喜悦的温情与专注,仿似周围的一切都抵不过眼前之人的一抹颜色。

  谢秋陌见此,狭长的眼眸里闪过一抹精光,按理说就算两人是嫡亲姐弟,可苏木君这丫头常年昏迷不醒,与苏木旭这个弟弟不该有如此让人难以插足的情感和信赖才对。

  苏木君这丫头真是个奇怪的人……

  一旁被忽略的半天的谢筱玉终于缓过了劲来,那双清澈温软的眸子悄悄的看了苏木君一眼。

  可视线还没看全,只是触及到那粉嫩的唇角勾勒的邪肆笑意时,不知怎么的,心口一跳,好不容易恢复正常颜色的小脸再次爬上了一抹绯色,又将头低低的戳入了胸脯子里。

  不过在场的几人都没有注意到,唯独跟随在谢筱玉身边的小初将这一幕收于了眼底。

  小初嘴角微抽,主子这么容易害羞可如何是好啊,以后到底是娶媳妇呢?还是嫁人呢?……

  这时,一道车轮碾压的声音徐徐传来,几人抬眼看去,就见一人身披黑貂皮斗篷,里面仅穿了一席普通素白的长袍,端坐在黄花梨木制成的轮椅上,由人推着渐渐行来。

  按理说那一身衣着在这华衣似锦的殿外定会显得失礼而穷酸,可偏偏那一身矜贵清冷之气硬生生将那普通的素白也衬托出了一抹低调的奢华之色。

  尤其是那张神色冷漠的清俊容颜,因为身上披着的黑貂皮斗篷,越发显出几分深邃凌厉,同时也更让人觉得冷漠无情。

  凉淡的凤眸平淡的直视前方,在触及那一抹纤细的身影时,里面凝结的疏离与冷漠似乎也吹散了几分。

  “淳瑜。”

  轮椅停驻在苏木君和苏木旭两人一丈之处,清冷的声音浅显而出。

  仍旧冷漠疏离,可唯有像锦清和锦凉这样熟悉楚云月的人才能感觉到,那清冷的声音里多了一抹不同寻常的柔。

  苏木君唇角嗜着一抹邪笑的透过楚云月的身影,看向远处人声鼎沸的场景,似笑非笑道:“这样躲清闲好吗?”

  楚云月眼帘微敛,面色仍旧冷漠清疏:“被巴结的还轮不到一个残废之人。”

  “呵~”苏木君玩味的扫了一眼楚云月盖着厚厚毯子的双腿:“确实。”

  一旁回过神的谢筱画原本还想说什么,不过看到那满身清冷疏离的楚云月时,就乖乖的闭嘴了。

  不知道为什么,谢筱画总觉得这样冷冷清清总是一副置身尘世之外的皇玄孙殿下有些可怕,看着他,谢筱画总有一种无声无形的压迫感,所以下意识的就不敢当着楚云月的面放肆。

  谢筱玉则眨了眨眼睛,看了看楚云月,又看了看苏木君,淳瑜?……

  难道这位姑娘是淳瑜郡主?

  谢筱玉清澈温软的眸子渐渐瞪大,脑海里也想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前两天楚皇陛下的寿宴上那场赐婚……

  眼前笑容邪肆乖张的姑娘是淳瑜郡主,那也就是说,她是皇玄孙殿下的未婚妻?……

  这个认知让谢筱玉眼底闪过一丝失落,微微敛下眼眸,原本带着点点绯色的脸也恢复了一片如玉般的光泽。

  小初见自家少爷如此,瞪着一双眼睛惊奇的暗自在心中感叹。

  “自家少爷这是情窦初开了?可惜……可惜啊……为什么喜欢上不好,偏偏喜欢上皇玄孙殿下的未婚妻呢?这不是找虐嘛,自己少爷虽然也好看,可跟皇玄孙殿下比起来,自家少爷根本就是根豆芽菜好吗?……”

  对于小初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行为,垂下眼眸的谢筱玉并没有看到,否则不知道是要恼怒还是又要羞涩了……

  “见过皇玄孙殿下。”

  苏木旭温煦柔软的声音让神思飘远的谢筱画和谢筱玉立马回过了神,连忙随着苏木旭行礼道:“见过皇玄孙殿下。pbtxt”

  旁边的小初也一阵后怕的跪倒在地,他们竟然因为淳瑜郡主随意的举止而忘了向皇玄孙殿下行礼,这要是追究起来只怕就算他们是谢家人也少不了一顿板子……

  谢秋陌肆意一笑,也没拘谨,随着自家侄子侄女微微行了一个礼,不过却并未出声,轻佻的眸光在楚云月和苏木君两人身上来回打量,点点精光不露痕迹的涌动其中。

  若说是因为圣旨赐婚两人如此打招呼倒也不为过,不过两人此时的言行举止明显是熟识的,哪怕两人的态度正常随意,可就是因为这份正常和随意到不用行礼的亲近,才显得极为不正常。

  两人气场相融时带出的一丝和谐,分明只有早已相识的人才会有的融洽。

  想到半年多前苏木君刚醒来时楚云月前去拜访的事情,谢秋陌越发觉得这两人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虽然对外两人并没有什么密切的交集……

  楚云月的目光冷漠的扫过几人,在谢秋陌的身上微微顿了一下,清冷道:“不必多礼。”

  不远处的廊道上站着一名身披火红狐裘斗篷的少女,看着远处相对话语的一男一女,一张俏脸已经黑沉一片,漆黑的瞳孔也碎上了一层冰渣子。

  少女身后的侍女见此,有些担忧的说道:“小姐,皇上既然下了旨意小姐就不要再将心思放在皇玄孙殿下身上了,相爷一直保持中立,哪怕皇玄孙殿下身有残缺,他也不会允许百里家的女儿嫁入太子府的。”

  对于桑儿的直白的劝说百里云瞳并没有发脾气,百里云瞳虽然骄纵自傲,却对自己人极好,而且桑儿说的话也是实话。

  祖父一直保持着中立,从不与任何一个皇室子孙过分亲近,就是有着姻亲关系的宁王府也敬而远之,一早就下过命令,百里家的女儿哪怕是嫁给平凡人家做主母,也决不允许入了皇家的门。

  可偏偏命运使然,让她喜欢上了这个身有残缺的少年。

  那一身清冷疏离的气息于别人来说是冷漠,于她来说却是致命的吸引力,那沉默寡言置身于凡尘之外的态度,让她莫名的心疼怜爱。

  她曾想过,若是殿下也喜欢她,那么哪怕背弃整个家族,她也会成为他的妻。

  她知道太子妃给他的母爱太少,所以她会竭尽全力给他满满的关爱和疼惜,只要能够打动他,留在他身边守护他,照顾他。

  可是这一切都因为淳瑜的苏醒而打破了。

  淳瑜成为了她心念之人的未婚妻,这样一个常年昏迷,只懂得舞刀弄剑的粗鄙莽女竟然胆敢染指她心中的神,她决不允许!

  “我知道,不过就算我嫁不了殿下,也决不允许淳瑜这粗鄙的人染指殿下!”

  娇脆的声音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让桑儿听得心口一跳,连忙紧张的提醒道。

  “小姐不可,这几天正逢多事之秋,若是今日再闹出什么意外引得陛下大怒,势必会牵连右相府,小姐也会受到牵连。”

  百里云瞳漆黑的眼底覆满的冰锥,因为桑儿的话语出现了一丝浅浅的裂痕,呼吸一泄。

  是啊,最近这样紧张的气氛实在不适合多生事端,若是一不小心惹祸上身,哪怕只是小罪,在皇上心情不好的情况下,也会成为大罪……

  可是今日是唯一的机会,过了今日,各国使团离开,她就再没机会了……

  就在百里云瞳犹豫的时候,一道轻柔喜悦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里。

  “云瞳?原来你在这啊,让我们好找,快跟我过去吧,大家都等着你相聚呢~”

  廊道尽头,一身浅灰狐裘披风,里面穿了一席嫩黄衣裙的苏栗舞,眉眼含笑的朝着百里云瞳走了过来。

  脸上淡雅清纯的笑意犹如一阵春香,吹散了这方的冰凉寒冽之气,瞬间让人有种春暖花开的错觉。

  见此,百里云瞳漆黑的瞳孔里划过一丝淡淡的嫉妒,不过只是一瞬,就消失不见,随即被发自内心的亲昵笑意所取代。

  虽然苏栗舞淡雅美丽的犹如一朵干净让人想要呵护的茉莉花,让人有些嫉妒,但这人心地善良又才情过人,脾性温雅柔软,让人很难升起憎恶讨厌之感。

  就是她百里云瞳虽然也有所嫉妒,但更多的却是对这个朋友的喜爱。

  百里云瞳含笑道:“那边人太多了,你们又还没到,所以我才来这里散会儿步。”

  说话的当口,苏栗舞已经走到了百里云瞳面前,轻柔一笑:“表姐她们已经来了,若不是看到你堂兄,我们还不知道你已经到了。”

  苏栗舞说着无意间视线便扫到了远处一颗树下的几道身影,疑惑的微呼一声:“咦?那边的是小姑姑和皇玄孙殿下吗?”

  百里云瞳闻言,脸上的笑意顿时消散不见,冷冷的看了过去:“嗯。”

  苏栗舞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有些抱歉的看了百里云瞳一眼。

  “云瞳,我知道你喜欢皇玄孙殿下,可是如今陛下已经下旨赐婚,你们一个是我的姑姑,一个是我的好友,若是可以和平相处共侍一夫我也愿意看到,可你是右相府三房的嫡女,哪怕那人是皇玄孙殿下,你也是不能嫁去做侧室的,我不想你受委屈。”

  苏栗舞认真的言语听得百里云瞳微微感动的同时,陡然升起一丝戾气。

  眼底因为苏栗舞的出现而消散的冰寒也再次凝结,阴寒刺骨。

  她百里云瞳自然是不能做了别人的妾室,哪怕那个人是殿下也不行。

  更何况还要让淳瑜这个粗鄙莽女骑在自己的头上!

  凭什么她百里云瞳就要沦落到做人妾室,而淳瑜这般粗鄙之人就能得到那样一个如皎月般的男子?!

  旁边的桑儿一看自己小姐阴寒冰冷的眼神就知道糟了,下意识的看了苏栗舞一眼,见她眼含关怀和隐忧的看着百里云瞳,心中升起的怀疑渐渐消散不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章 章节目录 一页